联系我们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日韩贸易僵局松动 全面放宽出口管制还有多远?

日韩贸易僵局松动 全面放宽出口管制还有多远?

[来源:一财网]    [作者]    [日期:2020-01-24 07:42]    [热度:]

时隔半年,日本政府再次悄然放松了针对凯发3333k8韩国的出口控制,这一次是针对日本独占程度高、工业要求杂乱的超高纯度液态氟化氢 (纯度为99.9999999999%,即12N)。

  1月初,韩国和美国企业均宣告了日本约束对韩出口的资料方面的新动向。韩国企业Soul Brain于1月3日表明成功研制高纯度氟化氢(纯度 99.99999999%,即10N);美国化工企业杜邦也在1月9日宣告,将在韩国出产顶级半导体制作所需的光刻胶,方案首要投入2800万美元,最早于2021年开端量产。

  在日韩政治坚持有所平缓,且韩国大力推进零部件资料国产化的当下,日本离全面放宽对韩出口控制还有多远?

  近期,榜首财经记者跟从中日韩三国记者联合采访活动造访了日本外务省和韩国工业互易商货资源部,并企图捕捉来自日韩政界的“温度差”。

  在谈到日韩联系时,一位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对榜首财经记者指出,日韩联系的确很严峻,可是前史绵长,中日韩联系无法切开,要从久远来看,即便情况严峻之下也要坚持沟通,不该该停下来。

  一位韩国工业互易商货资源部人士承受榜首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从大的形势上来看,韩国政府的根本态度是政治、交际应该与经济协作别离而论,经济协作不该该被交际和政治要素所撼动。

  日韩专家:韩国其实没受什么丢失

  2019年7月~8月,日本对韩国实行了两轮交易约束办法,先对三种要害化学品——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蚀刻气体)出口施行约束令,随后做出韩国移出“白名单”的决议。

  韩国经济研究院数据显现,在氟化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三种要害化学品方面,日本的产品占全球70%~90%。

  不过,从2019年12月20日开端,日本经济工业省部分放宽了出口控制,其间首先得到出口简化答应的便是光刻胶。

  现在日本半导体资料出口商——森田化学工业株式会社也宣告,上一年12月24日取得同意对韩出口氟化氢产品,且已在本年1月8日康复出货。

  韩国半导体显现器技能学会会长朴在勤在承受榜首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关于上述三种资料,实践上韩国半导体显现器职业并没有遭受什么丢失。

  譬如在光刻胶方面,日本政府给相关公司供给了出口答应,所以没有太大的问题。他表明,一起,氟化聚酰亚胺的使用量不是很大,所以这亦不是很大的热门。

  他指出,实践上遭受丢失的反而是日本半导体企业,比方,出产氟化氢的日本企业Stella Chemifa由于没有向韩国出口半导体,营业额下降了70%。他称:“对此,日本和韩国政府应该打开对话,这也是日韩企业的呼声,期望两国政府可以坐下来谈。”

  东京理科大学研究生院教授若林秀树在承受榜首财经记者采访时亦表达了相同观念,即日韩之间交易冲突,实践影响并不大,媒体对此过于夸张。

  他指出,以氟化氢为例,尽管日本企业所占比例较大,可是韩国也有出产,而氟化聚酰亚胺是日本光刻胶公司JSR出产的,日本厂家占了大约90%,但日本现已答应该产品持续出口,现在看三星和SK等企业均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韩国各大智库对此也根本上持相同观念。其间,韩国对外经济研究院的专家组对榜首财经记者指出,韩国企业此前由于库存问题较为忧虑,但现在看来问题并没有此前想的那么严峻。

  其原因在于,韩国大企业库存做得很好,在短期内没有出现问题,并且还可以向日本企业在第三国的子公司寻觅途径。韩国对外经济研究院专家组对榜首财经记者指出,不过从长时刻看,韩国的言论导向是期望在“零部件、资料、配备”这三个范畴完成国产化,然后下降对美国、日本企业的依赖度。

  韩国国产化并不实际

  在日本出台约束出口方针后,韩国政府敏捷在2019年8月指定了100个品种的战略产品,并发布了5年内脱节日本的战略目标,估计每年投入1万亿韩元预算。

  不过这一方针看起来却有些似曾相识之感:依据日本媒体计算,自2001年以来,韩国现已发布了4~5次这类方案,且一般是发作在日韩联系紧张之时,随后伴着日韩联系宽和,这类方案一般不了了之。

  韩国对外经济研究院专家组表明,现在韩国媒体言论在此方面达到一致,期望咱们去这样做,可是假如真的如此行事,往后韩国经济和日韩两国的经济协作方面,恐会面对一个十字路口。

  许多专家以为就实践情况来看,国产化是有点不实际的。韩国对外经济研究院专家组对榜首财经记者表明,其原因在于,在绵长时刻中,韩国的企业用的顶级的零部件都是从日本进口的,这些日本的资料这么好,韩国企业在短期内会考虑去用一个没有老练的韩国产品么?其间的未知数,代表了商场逻辑。

  别的,即便可以国产化成功,日韩企业在曩昔40~50年中有了这么活泼的沟通与协作,忽然一会儿让它们别离出来,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咱们互不影响互不干涉。在全球供应链系统下,日本和韩国企业的技能沟通可以别离吗?韩国对外经济研究院专家组以为,这不太实际。

  “因而尽管作为专家,(咱们)也很拥护韩国企业国产化,可是假如理性看待的话,国产化不可怎么办?这也是咱们忧虑的部分。”上述韩国对外经济研究院专家组指出,政府和企业必需要保持与日本企业的协作与沟通,这才是比较实际的方法。

      韩国交易协会专家组则还对榜首财经记者表明,韩国从日本进口零部件和资料,现已有几十年的前史:由于日本的均匀技能高于韩国,尤其是针对中心零部件,韩国进口较多。

  在日韩交易僵局下,韩国发起零部件应该添加自主性、国产性、进口途径要多样化,这也是韩国企业数十年呼吁的工作。韩国交易协会专家组指出,不过这不限于特定国家,下降对特定国家的依存度是要做的,但交易却要做到百分之百的自足“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取的,咱们是这么看的。”

      一位韩国工业互易商货资源部人士则对榜首财经记者指出,经济是一个有机生物,假如一个工业发作改动的话,发作一个综合性的作用,会花费很长的时刻和价值。

  “政府层面要添加研制费用,企业要物色一个新供应链,在这样的一个大形势下,韩国企业和政府不得不承当这个本钱。”他对榜首财经记者表明,“现在便是这样一个形势。”

  (实习记者胡天姣、李欣洁对本文亦有奉献)

关键字:
下一篇:没有了